用圖像說故事、表達文學意涵


圖像文學一開始並不叫圖像文學,而是圖文創作,是高雄青年文學獎自108年開始新設的第四個文類,並在當屆評審建議下於隔年正式更名。漫畫、平面設計、攝影、拼貼都可以,不限媒材,文字非必要條件。

109年高雄青年文學獎圖像文學類複審會議紀錄

圖像的文學思考


▌一個畫面就是一個雋永的故事

圖像文學可以在圖與文之間側重一方,或兩者並重,端視如何搭配。在此文類裡,可以接受完全無字的作品,但不代表失去文學,此時,文學性便成為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。如何透過非傳統的小說、散文、詩歌和戲劇等文學類型,改以「視覺圖像」表現文學意涵?是此文類的挑戰。

現階段的投稿作品中,繪畫整體表現較為成熟,攝影的表現則相對薄弱。也是比較可惜的一點。但是優秀的攝影作品,可能一個畫面即成為一則雋永的故事,也可與詩與文字形成共鳴式的搭配,甚至也可以如連環圖一樣地呈現一則敘事。因此這是未來可以期許的,在照片訊息爆炸的今日,攝影反而更須掙脫陳規與平凡無奇的影像語言。

本獎的入圍作品,幾乎都有值得一睹的特點,有充滿狂想的揮灑,有點子不錯的設計,有認真陳述的心緒,也有嚴格的虛構。而最終得獎的作品,則是在故事性與完成度上勝出,同時也在掌握了文學該有的詩性特質,還有藝術創作上表現與重構日常感性的能力。

——108、109年圖像文學類評審 陳佳琦

▌在藝術對話誕生時

「圖像文學類」的表現較為成熟且完整的仍以漫畫類居多,或許是漫畫的「文學性」在近十年來受到出版市場關注,相關著作陸續問世,而使創作者們有借鏡思考的機會。且漫畫其高度敘事的特質,也較能與文學產生聯想而致。

但相信不管是何種形式的圖像創作,都能和文學產生不同的共鳴。或許漫畫在敘事性上有其優勢,但攝影在寫實之中展開的千變萬化(甚至往虛構而去)又是一種衝擊;拼貼作品若是利用現成物來創作,也等於是將現成物乘載的歷史與意義操於手中,數位影像創作似乎本來就帶著一絲銳利與前衛的氣氛……文學在「文字」的載體之中包容了無窮無盡,當中肯定會有圖像創作得以呼應之處,相信任何藝術之間的對話,都是這樣誕生的。

——109年圖像文學類評審 黃廷玉

▌創作必須存在刺點

不管是何種形式的創作,必須存在刺點。「刺點」(Punctum)是我借用自羅蘭巴特的語彙,就攝影理論上的意義,刺點是引動觀者的、可能無關緊要的細節,甚至每個人在作品中看到的刺點也不相同,但是確實能夠引發觀者的感受。而我將之延伸解讀為詩創作的「裂縫」或「破口」,使讀者能窺視、進入的切入面,或是在圖像創作中能勾住觀者、引發情緒反應的元素,可能是色彩、可能是線條或具體物件,刺點可能是任何形式。

但是刺點為什麼至關重要呢?創作者藉由作品表達自己對世界的主觀感受,孤獨、憂鬱、歡喜,然後挑選適合表現這些感受的媒材,例如攝影、水彩、電腦繪圖、詩、小說、繪本、漫畫、電影等,將之傳達出來,創作過程中,創作者是否有意識的裁切、精煉(或者不精煉)自己的語彙,如何和世界互動,世界如何影響創作者,觀眾又將如何進入作品?這些就有賴於刺點的存在。

——109年圖像文學類評審 潘家欣 

© Copyright 2021 高雄文學館. All Rights Reserved.

Created with Mobirise website themes